三無產品 [西西生日贺]虽然有点晚……
.無廠家.無商標.無憑證.
[西西生日贺]虽然有点晚……
总算是用翻墙软件登陆了BLOG……
跪……IE我再也不歧视你了……
茶几小西生日快乐=3=
看看都很死蠢的各位开心一下XD

By蠢蛋棉花
鸟仔番外——重达10t的小鸟挂坠
蝎子
王耀不懂足球。
他对足球的认知不过局限于——两拨人,一个黑白球,外加一个裁判吹哨哨——这样的概念。
所以他始终不能理解为什么亚瑟休息日也要跑去大学队看学生踢球——在他眼里亚瑟根本就是一个毫无品味的球痞。虽然就事实而言……他完全搞错了他和亚瑟谁才是真正的球痞。
回家路上到菜市场挑了块五花肉,想起家里炖肉的香料不多了,然后串去了香料区,跟老板磨叽半天,砍了一半的价,得到了桂皮。
挺开心,于是抱着一大兜子往家走的时候路过小卖部,有几个年轻人正在一台电脑前叽叽喳喳。
王耀本是不相听的——他抱着菜提着肉还想着冰箱里的冻豆腐——奈何几个小青年提到了“听说上次就是这个点,有人中了100万。”“啊啊,能沾光就最好了……”“这样下半辈子真是不愁了……”
于是王耀停下了脚步,抬头看了一眼小卖部,觉得夕阳给镀上的金边真漂亮,当然要是能赚不就更好了?
“老板,这彩票怎么卖的?”
“福彩体彩还是足彩?”
“……足彩吧……”
“玩什么?”
王耀傻了,他哪儿懂啊。卖彩票的大叔抬头看了他一眼,下巴颏儿往墙角一撇:“那边有说明,看明白了再过来。别挡着……后面的,过来。”
王耀撇嘴嘴溜达到了小卖部一边,眯着眼睛对着投注规则开始研究。

正文
基尔伯特浑身有种长毛的感觉,好像身上有数不清的跳蚤。
他又坐在板凳上度过了九十分钟。
于是终场哨音过后,他撇下赢得了胜利的队友,拒绝给予对手一个礼貌的友好握手,刷的冲进更衣室,一脚踢在更衣室的铁门上:“混蛋混蛋混蛋混蛋!!!老子不是板凳命啊!!!”
又朝着铁柜门砸了两拳,无辜的铁柜门凹陷了进去。
安东尼奥被队友们拥簇着回来,作为全队的核心,球队的“大脑”,他今儿出色的表现的确让基尔伯特很憋屈,哦,反正嫉妒什么的,就算气红了眼,也会因基尔伯特本来的瞳色看不出来。
“哦~基尔,发什么火呐?”安东尼奥瞟了一眼无辜的铁门,好嘛,基尔伯特这混蛋,发火也砸他的柜子……
“啊!!再这样下去大爷我要发霉啦!!!”
基尔伯特揪着安东尼奥的领子,这个角度能让安东尼奥看到他眼白上面的血丝。
“哦那你也不能拿俺的柜子发难啊……”

“……大爷我乐意!”
“你这人真是没心没肺!亏俺昨儿还带着你去泡吧……”
安东尼奥笑哈哈的给了基尔伯特一拳,基尔伯特灵活的躲开并还以颜色。

“我终于确定这队是你带的……”
全身球队纪念品包裹的王耀白了一边脸已经青掉的亚瑟,拽了拽红白相间的围巾,又把毛线帽子往上抬了抬。
亚瑟努力维持不要爆粗口不要抬脚给基尔伯特一脚的愿望——被王耀勒索一套球衣,帽子,围巾就够了,又因为自己拒绝给他填足球彩票导致王耀拒绝做饭,最后在双方的妥协下达成了“偷着把王耀带到球队里考察”的共识。
当然这个共识的附件包括一台新的洗碗机。

“够了!想他妈的被禁赛吗?!”
看到其他人拉不住架,安东尼奥和基尔伯特“恶作剧”般的斗殴愈演愈烈,还捎带脚的把亚瑟他带队拿下冠军联赛那次的合影相框给掀到地上,尤其是基尔伯特的钉鞋踩在他(自认为)很潇洒帅气春风得意的脸上,眉毛经理终于暴怒了。
这下好了,众队员心想,咱闭着嘴好好看戏,指不定又有什么惊人之语呢……
亚瑟经理不负众望的先一人给了一脚,让两个始作俑者在长凳的两边老实坐好,踱来踱去,皮鞋在地板上发出咔咔的响声:“基尔伯特,告诉你多少次了给老子收敛点!你耳背啊还是没脑子啊?你除了会给老子惹事儿还会干点什么?还有你,,安东尼奥,你他妈又什么时候偷着溜出去泡酒吧了?你想被狗仔队逮着是吧?!你他妈是队长给老子收敛一点!”
王耀偷着抱了一个球,捅着一边看好戏的队员给他签名。球员们想,反正是跟着经理过来的,那就签呗,反正一个抬手的事儿。
可是他们不知道王耀惦记的是这个球在E-Bay上能飙到多少钱……

“本大爷不是万年冷板凳!!!本大爷有实力!就说上半场那谁谁突破那次,要是本大爷,能被那个后卫铲出去?!”
“哎呀你小点声啦……”安东尼奥给了基尔伯特一胳膊肘,“耳朵快震聋啦……”
“哦对!你潇洒!周三还拉本大爷去酒吧……唔唔唔你干嘛!!”
“笨蛋啊!!哇俺为什么交友不慎有你这么个笨蛋朋友啊!!!”安东尼奥真是欲哭无泪,他瞟了一眼气炸的眉毛经理,对方显然已经撩了双排扣呢子大衣准备好好地教训他们一顿。
这哪儿行啊……众队员心想——他们的亚瑟•柯克兰经理肯把他那件夏天都要硬裹上的大衣扔到一边那就是有人肯定要倒霉要见红的先兆啊——

“经理您别跟他们一般见识啊……”
“我们还得让您带着夺冠呐,您要是被足协罚了……”

不得不说这种求着喊着的劝导对亚瑟而言很受用,亚瑟深呼气,慢慢地在其他队员的拉扯中平静下来。

“下次再敢给老子惹事就停你们俩的薪,还禁你们俩赛。”
“反正本大爷一直也没上场嘛……切,有什么了不起的……”
基尔伯特小声的嘀咕被安东尼奥大手一捂:“啊哈哈,经理俺们会记得啦~”
“能记得就成,下次给我注意点!”
亚瑟又重新套上他的大衣,基尔伯特瞟了一眼,作为网络游戏的忠实爱好者,银发的左边锋认为那件双排扣大衣有属性转换的附加功能。
“好了,换完衣服就撤了吧,回去好好歇着。”

说罢经理大人带着那个不知道哪儿来的小个子走了,末末了基尔伯特发现那个小个子冲他做了个鬼脸:“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呐……”

想冲出去辩解一句,基尔伯特转念一想,本大爷才不要掉价呢,不去不去,随了那臭小子。

换了衣服走到停车场,基尔伯特突然想起来路德维希送他那个有小鸟挂件的PSP了,他吵着嚷着要回去,最终队长安东尼奥拗不过他,骂了一句“你个死宅”,让他回更衣室。
基尔伯特活蹦乱跳的回更衣室,啊哈哈,那只小鸟可是阿西出差特地给他买的限量品啊,不对重要的是那是阿西给本大爷买的。真想知道当时阿西是什么表情啊,基尔伯特想哇哈哈哈的笑出来,然后突然觉得不对劲,不对,那什么声啊?
基尔伯特往一边的通道一看,好嘛,自己经理和那个嘲笑自己的小个子正争球呢——

“臭老王你还敢偷我们俱乐部的球!胆肥了吧你!!”
“说谁呢说谁呢!我告诉你我这是买的,发票还在家里呢?”
“臭老王,你买个球还给我买假冒的!你看看Adidas都给印成Aclidas了!!”
“呀——!我可是花了50块钱呢!!他骗我!那小贩他骗我!!”
“混蛋你够了!”

接下来的一幕让基尔伯特石化了,他恨不得戳死自己那万年打电玩也没事儿的视力5.2的红眼珠子抠出来。
哇那个混蛋的经理把舌头伸进那个臭小子的嘴里啦!!还有那个臭小子有喉结啊!!

啊啊啊啊!!!他们这不是传说中那什么嘛……那、那什么嘛?!
基尔伯特吓得近乎下巴脱臼,整个人石化了。
那是男人啊那是男人啊!!基尔伯特内心咆哮。
但是他依然不动。

臭经理和那个小个子也走了,连影子都看不见了,可是基尔伯特还呆在那里。
终于,等不起的安东尼奥队长冲回来:“基尔你在干嘛啊!!俺能等可是兄弟们还饿着肚子呐!!!”
他拍了全身僵硬如挺尸的基尔伯特:
“哎?你怎么啦?咋这样了??”

只见基尔伯特哆哆嗦嗦抖着下巴颏:“安、安东……你知道咱的那个经理,他、他亲一个男的……”
安东尼奥挠挠头发:“啊,那个,怎么了啊?有问题么?咱经理一向喜欢搞个惊人之举嘛~”
“可是那是男的啊!你没听见吗?!!”
“哎呀男的又怎么啦,虽然俺还是喜欢姑娘啊~基尔你太少见多怪啦~”
安东尼奥一手插着兜,一手揽着基尔伯特,哄着他赶紧往更衣室走,去拿那个PSP。
“不、不是,你不觉得那很奇怪嘛?!”
安东尼奥接过基尔伯特的钥匙,给他开柜门,拿PSP。
“喂老大,俺从小就看你宠着你弟那个抱着啊那个不让碰啊,他被人欺负你还带着俺去报仇,还天天拉着你弟来看咱比赛,哦,你弟那会儿还高三……”
“那怎么啦!那是大爷我的阿西!那是老子的弟弟!”
基尔伯特接过安东尼奥给他的PSP,看着上面的小鸟吊坠想起了自家的阿西。
“……唔,那个啊,总觉得你对你弟弟也有点太过了啊……嘛啊,当我没说……”安东尼奥看着基尔伯特又有呆掉的嫌疑,赶紧停止了话题。
“好啦,咱回去吧~伙计们等着吃饭呢~”

基尔伯特被安东尼奥半推着拽着带了出去,他突然觉得手里的PSP好重,尤其是那只小鸟挂坠。

伪•鲅鱼
(鲅鱼=跋=后记)

在王耀买了彩票之后的第一个开奖日,没有比赛的亚瑟陪着王耀对着体育台等着彩票结果。
哎,被王耀一盘油闷大虾收买的眉毛经理很郁闷——末末了还是给他们家当家的填了彩票。
王耀要挟他说:如果中不了奖就证明亚瑟这个经理做的很失职,当然这是亚瑟先生最不想听到的,因为他始终认为,自己是这世界上最优秀的足球经理,没有之一。

开奖。
俩人目光灼灼的盯着屏幕。
一组没中,遭到了王耀同志的白眼,不过依旧有的赚。
王耀刚想数落亚瑟就被亚瑟先开口:“哦,其实猜得中猜不中还要看人品况且那只该死的队是老子的死敌他是不会让老子心满意足所以老王你兑了彩票咱就别再趟这趟水了好么?”
“难得你有这方面的才能……”
王耀眨巴眼睛装可怜。
亚瑟心想又不是揭不开锅老王你至于么?!

亚瑟瞥了王耀一眼,这让王耀顿觉气场不对——

“老王,人的才能是多方面的,要不咱换一个试试?”

——Fin——
Posted by 渣棉
comment:0   trackback:0
[APH
comment
comment posting














 

trackback URL
http://sherryann.blog125.fc2blog.us/tb.php/20-16307959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