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無產品 [獨普]墻(柏林墻梗,蠢哥認真弟向...)
.無廠家.無商標.無憑證.
[獨普]墻(柏林墻梗,蠢哥認真弟向...)
把腦補的梗寫寫...
點進來看好了OTL

兄弟構成.與國沒啥關係.
普爺是蠢哥.
路德是认真的好弟弟.




等我過兩天補超小番外....
感謝小西你的圖!爺他真朝氣!!


某些時候,小道消息總是給人莫名其妙的信賴.

基爾伯特摘下自己的圍巾----他聽有些人說,現在即使過了這墻,也不會有問題----他基爾伯特怎麼會落在別人後面?尤其是,那邊還有他那個認真到龜毛的弟弟.

"好像很久沒看到阿西了啊..."基爾伯特哈氣,"嘿,要是給阿西一個驚喜他一定想不到吶けせせせ..."
然後他想起自己是來翻牆的還是小點聲比較好,那只是小道消息啊混蛋.

"嘿..."他扔下圍巾,在巷子里輕微躍起,又跺跺腳,然後沉下重心:"好,本大爺來了!"
然後加速往那個有缺口的墻跑過去.




路德維希看著這座墻,他知道隔壁發生著一些事,人們稱其為變化,這就好像之前那些事情一樣,過去了就過去了,沒有人能改變什麽.

他感覺一陣不尋常的震動,然後發下牆上已有的裂痕正逐漸的擴大,然後分崩離析.

然後,轟然,捲起一陣煙塵.




"媽媽的竟然塌了,哎呦摔得大爺我真痛."

銀色的腦袋在一堆塵土中摸索著探出頭,基爾伯特奮力的挪出一邊的胳膊拍了拍身上的土:
"切,這樣子要大爺我怎麼去見阿西啊?"

基爾伯特又是跳又是搖頭又是聳肩的,拼命要把土抖掉.
"嘿,大爺我果然還是很帥."

阿普1


基爾伯特本想擺出一個帥氣的姿勢,結果他傻掉了----

他弟弟阿西看著他,一邊扶著路燈,一手捂著胃:

"哥你能不能...不對,還沒正式解禁啊...?"

"噓!!!!大爺我...我我我..."

"還有這個...?怎麼回事?"

基爾伯特雙手叉腰作花瓶狀:"因為本大爺想看你啊,驚喜了吧?!對吧!啊,這墻不是被本大爺撞壞的...大爺我只是沒爬上去...你,你知道啊,我不是天天用磚頭偷著砸它..."

"哎..."路德維希歎氣,誰讓他遇到了這樣的哥哥?他翻手腕看手錶:"時間還好,我趕去肉鋪給你買香腸.不過土豆你去幫我買一下?我怕時間不夠..."
然後脫下外套遞給基爾伯特:"一身土,回去好好洗個澡."

基爾伯特接過去,反應兩秒:
"阿西!本大爺不要這樣髒兮兮的回去啊!!你等著你等著的,大爺我回去換!你等我帶土豆回來!"

"...沒問題嗎?"

"嘿!阿西你可瞧好了!"
基爾伯特跨在剛才那條分界線上,左右來回跳,像個兔子似的:"看啊,阿西!真的沒事了!"

"你快做正經事去啊!"

"是!阿西你記得來迎接本大爺啊!"
基爾伯特敬了一個禮,然後跳著跑回去,一路上還嚷嚷:
"墻倒啦!""現在去那邊沒事啦!"

路德維希難得的笑出聲來,家,有這樣吵鬧的家人也是幸福.




基爾伯特開著他的小車,哼著小曲子<本大爺今天也帥的像小鳥一樣>就往回開,心裡想著阿西一定不知道他是這麼拉風的開車回去,竊笑不止.

他還記得這些路,景致變了,卻還能認出來.

然後停車.

前面被一輛黑色的奔馳攔住了.

"我說你會不會開車啊!..."基爾伯特甩開車門,然後愣住:"阿.阿西...你在這裡做什麽?"

路德維希搖下車窗,指了指一邊的一口袋香腸:"剛過去給你買的,聽說那邊伙食不夠好?今兒給你補補.哦,還有啤酒..."

"阿西你能把車給我開嘛?!好啦給我啦!它可帥了!它配的上本大爺!!"

路德維希只得讓出了他的車子,然後基爾伯特興奮的鑽進去,吹個口哨就踩了油門:

"呀嗬!本大爺快得好像小鳥一樣呀!"

"時速別超過..."

路德維希講到一半住嘴,他簡單的計算了一下,按基爾伯特衝刺的速度大概他離開的距離也聽不到他在講什麽.

於是路德維希選擇去開了基爾伯特的車子回家,然後想著最近幾天可能接到的種種罰單.

他坐進駕駛座,副駕駛的位子上擺著一個袋子.

"哦,土豆嗎?......哥,發了芽的土豆是不能吃的啊!!!"

路德維希心想,明天一定要給哥哥找本購物指南,當然現在的首要任務是跑去市場看看還有沒有土豆賣!!!



----Fin----


超小番外----程序


"哥,你確定不去找工作么?"路德維希翻過一頁報紙,喝了一口咖啡.

"本大爺才不是沒去找工作!只是那個嘛..."

"只是什麽?"

"阿西我跟你說哦,你家這邊太不像樣了!本大爺只不過是照顧工人同志,跟廠長講了幾句...阿西你怎麼跟那死胖子(阿爾弗雷德)一樣,變得一副資本主義奸商的樣子!我才是你哥啊!你應該要向著我的對吧?!"

"你其實是用吼的吧..."路德維希把楓糖鬆餅推給基爾伯特:"你要是實在找不到工作就去找弗朗西斯和安東尼奧去聊聊嘛...回來再找工作也不遲."

"本大爺才不要!那兩個混蛋除了嘲笑本大爺別的什麽都不會做啊混蛋!"

"那你要怎麼樣...?"路德維希翻到"就業版"開始檢索適合他哥哥的職業.

"大爺我..."基爾伯特吞下一口鬆餅,"我可以去開賽車嘛!"

"太危險不予批准!"

"那到底要怎樣啦!"基爾伯特吼道,"阿西,本大爺是絕對不會做破壞階級友愛的事的!"

路德維希放下報紙,歎氣:"算了你還是在家呆著吧...我先去上班了,你在家看看書吧..."

"阿西記得多買點香蕉回來."

"知道了...吃多了小心拉肚子啊哥!"

"行了行了,你上班去吧,爺去遛鳥了."



於是生活啊,就這樣變成了不變的程序.日復一日.
Posted by 渣棉
comment:0   trackback:0
[APH
comment
comment posting














 

trackback URL
http://sherryann.blog125.fc2blog.us/tb.php/5-f5ef7081
trackback